从11 月24日到12月3日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8-12-04 20:10

  当地时间12月1日,“黄背心”在巴黎发动第3次,“主战场”蔓延到凯旋门星形广场与香榭丽舍大街,浪漫之都一片狼藉。德国财长肖尔茨11月28日在柏林向法国“发难”,公开要求巴黎方面交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宝贵席位,由欧盟来替代,以便更好地服务欧盟。

  马克龙在二十国集团峰会的经历并不愉快。在阿根廷遭遇无人接机的尴尬之后,他又不得不提前结束行程返回巴黎,显得有点狼狈。要怪就怪法国总统捅了一个“马蜂窝”,闹得难以收拾。这个“马蜂窝”就是民意。

  最近一年,法国汽油价格上涨15%,柴油价格更是飙升23%,但马克龙为了带头履行《巴黎气候协议》的承诺,坚持对石化能源下手,不顾实际情况征收“碳税”。从2019年1月1日起,每升汽油和柴油将分别增加近4%和7.6%的税收,这些成本将毫无疑问地转嫁到普通百姓的头上。另一方面,他减少财富税的行为招致民众不满,被讽刺是“富人的总统”。

  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11月17日,法国一些地区爆发“堵路行动”。11月24日,运动转移到巴黎。愤怒的示威者已经将诉求表达得很清楚:总统在未经商议的情况下就突然决定提高汽油和柴油税,增加了工人、退休人员和中产阶级的财务压力。而在同一天,法国600多个城镇地区的民众都参加了抗议活动。11月25日,法国网民尖锐批评马克龙:他应该关注本国民众的需求,而非一种“全球主义幻想”。

  当地时间12月1日,“黄背心”在巴黎发动第3次,“主战场”蔓延到凯旋门星形广场与香榭丽舍大街,浪漫之都一片狼藉。虽然当天身穿黄背心涌上街头的大约136000人略低于11月的人数,但破坏力显著增强。与前2次相比,这次示威开始充斥暴力,堆起路障放起火,烧汽车,洗劫商店,卢浮宫前竖起了断头台,凯旋门遭涂鸦“黄背心必胜”,甚至还有人冲入凯旋门博物馆砸毁象征法兰西的“玛丽安雕像”,并大肆破坏藏品截至12月3日16点,超过400人被抓。在这些人里,相当一部分都是30岁至40岁“理想幻灭”的青壮年外省人,来巴黎就是为了显示力量。很多人打出了“反对资本主义”的旗号。

  法方准备实行紧急状态,防止形势进一步恶化。而即使到了这个地步,爱丽舍宫的立场依然强硬,坚持要在2019年1月1日起上调汽油与柴油价格,只是若无其事地提到“会在未来考虑国际石油价格的波动来进行调整。”遥想2017年5月7日,马克龙以接近65%的超高得票率赢得大选。仅仅一年半之后,只有4%的受访者表示对马克龙“非常满意”,而表示“不满意”和“非常不满意”的受访者却超过70%。胜利来得如此容易,往往就不会太珍惜。

  留给马克龙的时间不多了,因为在法国网络上,很多人计划在12月8日发动规模更大的抗议活动。从11月24日到12月3日,“10天黄金期”已经过去,可马克龙却束手无策,除了表示“绝不接受暴力”外,并没有拿出有效的应对之策。这并非一个好兆头。法国左翼代表人物梅朗雄直言:当百姓开始对税收不满并予以抵制时,在法国就通常意味着革命的火炬已经点燃。

  这是法国5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骚乱。马克龙面临就任总统以来的最大危机,由于未能采取有效手段针对性地平息事态,加上束手无策的表现,法国出现呼吁他尽早下台的呼声,甚至连一向支持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内部都有人倒戈。激进的右翼与民粹主义者已经开始推动提前进行总统选举。

  用流行语来概括就是:这国怎?总亏民?我陷思,定体问!有的西方媒体也比较冷静,指出“由于缺乏强大的经济与工业动能,法国不再拥有之前的影响力。”法国上次像爷们一样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尊重,还是2003年时任总统希拉克公开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。作为“全球大国”,法国仅剩的标签可能就是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席位。但现在连这个最后的遮羞布都快保不住了。

  德国财长肖尔茨11月28日在柏林向法国“发难”,公开要求巴黎方面交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宝贵席位,由欧盟来替代,以便更好地服务欧盟。探客认为,德国方面突然如此施压,一方面是认为法国无论从实力还是声望上来讲都已经不够格,另一方面是觉得法国没有很好地维护欧盟利益。而如果欧盟取代法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实际上就相当于德国变相掌握了这一席位。毕竟,如今在欧盟内部,真正掌握方向盘发挥主导作用的是德国,法国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只是个“发言人”。

  面对德国“趁人之危”的行径,法国予以严词拒绝。高卢雄鸡估计很不平衡,第一个闹散伙的是英国,而英国GDP与自己极为接近,德国为啥非要与自己过不去,反而不对英国兴师问罪?!英国指了指英联邦的50多个国家,笑而不语。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还身兼16个英联邦国家的元首,其中就包括加拿大、澳大利亚这样有分量的国家只可惜法国当初没搞出个“法联邦”。德国当然要挑软柿子捏。

  盟友有难,特朗普当然不会错过“落井下石”的良机。美国总统硬是“黄背心”向马克龙喊话,指责其在贸易上和军费方面让美国受到不合理的对待,并攻击其建立“欧洲军”的想法。看到法国陷入混乱,特朗普没有力挺马克龙,也没有提供帮助的意思,反而大打“美国优先”的牌,马克龙心里是什么滋味?可无论如何,特朗普有一句话是对的:“法国不再是法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