羽之视赵云乃其弟也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1-10 03:31

  关羽者,何人也。吾自不当多言。然颜良者,乃河北四杰之一也。人言河北四杰者,乃颜良,文丑,张颌,高览四人。

  关羽之斩颜良,众论之,多言侥幸而已。与书中所言,良尚问其姓名时,皆因关羽赤兔之快,而一刀占于马前也。因而,众论之。颜良之死,乃一大冤耳。其实才并非于关羽之下也。

  其一,羽自受曹操之恩惠,当言以战功抱之。当是时,颜良居白马,操之大将屡战不下。羽自当言之,为曹操解此围耳。操之问羽:云长观颜良之能耐如何?羽答之:且一匹夫耳。(吾只言以大意也)羽自以颜良仅有匹夫之勇。且急于立功以抱曹操。当以目中无良儿,固其斩良,乃其势也。

  众人或云,羽之万人敌。然羽何以与庞德之战,在其子之唤下,仍中毒箭。而败于庞德乎。

  且以吾之见,关羽与庞德之战。乃羽之暮年,然庞德之壮年耳。且当是时,羽不以万人敌相称。应言其乃,敌万人也。何故。

  当是时,羽之之斩颜良,乃正值壮年,且可谓占尽天时人和地利。而当时之关羽乃一武将耳。固以万人敌称之。

  而羽之战庞德,其时羽已乃一将才耳。而非武将也。堂堂荆州七郡,乃是一武将能守之乎。而将才者,皆乃成长而成也。操之张辽,权之太史慈,即权之兄孙坚者,亦以武将而成长为将才乃至君主也。

  羽之镇荆州时,其年已暮,然其勇未衰。是固与庞德有一战耳。若众言,诸多单挑战例皆属疑惑战例。那羽之战庞德当属其一也。

  又言之,河北四杰,乃官渡时之名将也。何谓名将,言名将者,乃其斩杀不名之将或将成名之将而得名将之称也。即羽之斩颜良后,曹操对其爱更有甚之。此刻众人才言羽有万人敌之称也。

  况河北四杰中,张颌与张辽况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。又言之,羽之战张辽亦如此。可谓羽之与张颌不分上下耶?非也,羽之战张辽乃其素闻辽之忠义,固不肯下真手耳。张颌与张飞之比,皆以知晓。其可言之为,一虎与一狼耳。然羽之张飞之比,可谓伯仲耳。以此可见,张颌之比关羽差之甚远也。

  四杰中之高览,被赵云之一回合枪挑之。虽其中必有他因,然河北之名将者,被赵云之一枪挑之。可见所谓河北四杰亦不过如此耳。常言,羽之视赵云乃其弟也。若羽自知比赵云不若,岂能以弟视之。众言羽目中无人,因而视云为其弟也。然若无能耐,以关羽之气魄,会以无能而居能者之上乎?

  因而愚见认为,羽之斩颜良。纵有蹊跷,乃是羽之占天时,地利,人和耳。有人为颜良之喊冤者,更或有人以颜良之能在羽之上者,吾深痛之。

  关羽袭斩颜良一节,罗本明确交待颜良事前曾受刘备嘱托代寻二弟,至关羽飞马而来,瞬间大脑短路,根本没有交锋的心理准备,惨遭袭斩!毛本此处语焉不详,因此引发许多争议。

  与此密切相关,关羽归神之后,非常不服,跑去伸冤,结果那位高僧问他:当初被你袭斩的颜良,他就不冤么?关羽无语退下。从这个描写来看,显然关羽袭斩颜良一役不是严格单挑!

  且说关公一魂不散,悠悠荡荡,乘云而飞。忽至一处,地名荆门州当阳县一座山,名为玉泉山。山上一僧,法名普净,原是汜水关镇国寺长老。是时云游天下,来到此山,见山明水秀,就此结草为庵,每日坐禅参道。止有一小行者,时常下山化饭度日。当夜月白风清,正值三更时分,净禅师在庵中坐禅,忽闻空中有人大呼:“主人何在?”禅师命行者观之,见空中一人,骑赤兔马,提青龙刀,左右随从二将,口中但呼如前言不息。行者回报禅师,禅师知是关公与关平、周仓也。待云头飞至庵前,禅师以手中麈尾击其座曰:“颜良安在?”关公闻言,英魂顿悟,即落云下马,叉手立于庵前曰:“吾师何人?愿求清号。”禅师曰:“昔日汜水关前镇国寺中,曾与君侯相会,今日何不识普净也?”公曰:“某虽愚鲁,愿听清诲。”禅师曰:“昔非今是,一切休论,只以公所行言之:向日白马隘口,颜良并不待与公相斗,忽然刺之,此人于九泉之下,安得而不恨乎?今日吕蒙以诡计害公,安足较也?公何必疑惑于是?”公遂从其言,入庵讲佛法,即拜普净禅师为师。后往往显圣,乡人累感其应,因此就于山顶上建庙,四时致祭�

  有一老僧,法名普净,原是汜水关镇国寺中长老;后因云游天下,来到此处,见山明水秀,

  就此结草为庵,每日坐禅参道,身边只有一小行者,化饭度日。是夜月白风清,三更已后,

  普净正在庵中默坐,忽闻空中有人大呼曰:“还我头来!”普净仰面谛视,只见空中一人,

  骑赤兔马,提青龙刀,左有一白面将军、右有一黑脸虬髯之人相随,一齐按落云头,至玉泉

  山顶。普净认得是关公,遂以手中麈尾击其户曰:“云长安在?”关公英魂顿悟,即下马乘

  风落于庵前,叉手问曰:“吾师何人?愿求法号。”普净曰:“老僧普净,昔日汜水关前镇

  国寺中,曾与君侯相会,今日岂遂忘之耶?”公曰:“向蒙相救,铭感不忘。今某己遇祸而

  死,愿求清诲,指点迷途。”普净曰:“昔非今是,一切休论;后果前因,彼此不爽。今将

  军为吕蒙所害,大呼还我头来,然则颜良、文丑,五关六将等众人之头,又将向谁索耶?

  “于是关公恍然大悟,稽首皈依而去。后往往于玉泉山显圣护民,乡人感其德,就于山顶上

  建庙,四时致祭。后人题一联于其庙云:“赤面秉赤心、骑赤兔追风,驰驱时无忘赤帝,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