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植发过程是一个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活儿 —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8-12-06 20:55

  

  无论你现在几岁,处在什么行业,一个常见的现象是,微博上、朋友圈里,你的身边多多少少都有人表达过对脱发的深切恐惧,对发迹线的殷切挽留。一切潜在焦虑,一旦在社交网络上宣泄,多数时候都不可避免地指向最表象地肥胖和脱发。

 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用各种段子真真假假表达脱发困扰的人当中,绝大多数是女性。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,姑娘们开始涌入这个市场,植发消费的男女比例从过去的7:3上升至6:4。这种平均客单价2.5万以上的微创性手术,开始从过去的避而不谈到如今的口口相传,宣传方式从线下地铁广告扩张到微博/抖音等平台。

  严格来说,哪怕女性携带脱发基因也不太会脱发,因为95%以上的脱发者为脂溢性脱发,医学术语为“雄激素源性脱发”,女性本身雄激素含量低,且体内的雌激素有对抗雄激素的作用,所以真正脱发的比例比男性更小。

  因而,真正背负脱发命运的,还是男性居多。但植发之“发”并不局限于脑袋上的毛发,还包括你的发际线、美人尖、眉毛、鬓角甚至包括睫毛。换句话说,姑娘们脱发的情况不一定严重,但是无论是植发际线还是种植眉毛,“变得更美”永远是医美市场最核心的需求。

  甭管男女,一旦真的开始脱发(诸如前顶部无发,顶部大面积头皮裸露等),植发可能是最长效的解决方案。

  你也许已经猜到,90后人群早已成为购买植发、护发产品的消费主力军。所以这个如此传统的行业也被PE们先后盯上:2017年下半年,雍禾植发宣布获得来自中信产业基金注资,融资金额在3亿元左右,2017年投后估值约在5亿元;2018年初,华盖医疗基金投资5亿人民币战略控股碧莲盛植发。

  早在1939年,日本皮肤科医生Okuda博士在日本医学杂志上发表了毛发移植方法。直至1995年,Robert M.Bernstein发表论文首次提出毛囊单位移植(Follicular Unit Hair Transplantation,简称FUT)之后FUT才成为植发领域的黄金标准,至今引入中国仅20多年,整个植发行业的发展仍属于早中期阶段,具备医疗资质的机构寥寥无几,毛发移植医师的技术水平更是良莠不齐。而一些正规医院的医生,由于未掌握国际毛发移植手术技术,仍在使用被淘汰的手术方法,给脱发者带来更多的麻烦。

  植发市场到底有多大?根据市场调研公司Market Research Future发布的《全球植发市场报告》,预计2023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238.8亿美元,而2017年中国植发行业市场规模达到97亿元。然而,鲜有人清楚这个领域各大玩家(雍禾、碧莲盛、科发源、中德等)具体的市场份额,但是投资人们都很清楚一个数据:每一个植发者付的每一笔钱中有1/4贡献给了百度广告。

  为了搞清楚植发机构的运营流程,36氪以潜在消费者的身份走访了2家头部植发机构。

  走入植发机构,几乎无一例外地,你会被一个有着“咨询师”头衔,身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带入一个房间,去科普植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36氪问及前来做植发的消费者年龄,咨询师回复,“最小的有十几岁,比如烫伤的部分没有头发了,就过来植发。最大的还有70多岁。”

  毛囊检测在一个检测室里面进行,工具不多:一台30寸的显示屏,边上放着3个不同放大倍数的光学仪器。咨询师把仪器贴着你缺发的头皮部位,深度解读你的“毛囊情况” ——光学仪器的镜头有60倍到200倍不等,在你面前的显示屏上,每个“毛囊”里面长着几根头发,哪些奄奄一息,哪些不足挂齿,哪些还有挽救的可能,所有的真相都逐一展现在你面前。你对于拯救自己,下意识地表现出迫不及待。

  根据Norwoode/Hamilton(1975年)分型,脱发分为7级12型:有顶部模式、典型模式、前部模式。

  植发是一个头发毛囊重新分配的过程,并不增加头发的总体数量。头发是没有生命的蛋白质组合物,唯一的营养来源是毛囊下面的毛细血管。若毛囊不健康,头发势必会受到影响。每个人后枕部(头后脑下方区域)的毛囊为“长寿毛囊”,它们不受雄性激素-二氢睾丸酮水平的影响,毛囊生长出的头发是永久而健康的,这也是为何地中海的脱发者总有一小撮的头发在后脑勺下方晃悠。

  换句话说,整个植发过程是一个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活儿 —— 取后枕部的健康毛囊再次种植到需要头发的区域,可能是头顶部,亦可能是两鬓角。

  理想情况下,你遇到经验丰富,认真尽责的植发医师;你的后枕部毛囊足够健康;并且手术顺利的情况下,毛囊存活率高,植发对于脱发者来说确实是一剂良药。植发行业也有一个潜在的“退费”机制,如果术后完全没有达到合同所承诺的毛囊存活率,经过植发机构的检测,允以退一部分费用。

  但是别忘了,你的后枕部毛囊的健康程度是关键 —— 也就是“拆东墙”的资源是否够用。电脑上会根据几分钟前测试的毛发密度、毛囊质量来计算毛囊的取材量,换句话说,电脑会通过某种算法评估你需要提供多少毛囊用于移植。

  而且一个潜在的风险经常不在咨询环节的提示中:毛囊在皮下,仅用放大镜是无法从头皮表面观察到毛囊的。而所谓的“毛囊检测仪”实为毛孔放大器,多用于养发护发机构,用来检查毛发通过养护是否变粗。正常情况下,一个毛囊单位里会有1-4根头发,仪器可以测出1平方厘米里有多少根头发,但头部不同部位毛囊密度不同,偏差太大,毛囊检测的参考价值极其有限。

  咨询之后,就进入决(fu)策(qian)环节。比起割双眼皮、玻尿酸注射、面部吸脂,植发的费用并不算低。不同的手术操作,因其精细度的差异,价格在10元-20元/单位(鬓角、胡须、睫毛种植类则为一口价:10000元到36000元不等)。

  鉴于本文作者暂时还没有脱发的困扰(而且也付不起植发费用),真正花钱的部分只能通过采访植发消费者来替代。

  11月的第二个星期,位于北京郊区的某植发机构咨询室外,一群脑袋上用黑色记号笔画着植发范围的年轻人正在等待手术,普遍年龄在30岁以内。因此,40多岁的许明杰在这个群体中显得是个特例。

  “雍禾植发,股权结构不错,中信资本有入资,开了那么多家连锁,应该是个良性运转的机构。而且我比较清楚,植发是个很成熟的微创手术,没大碍。”在花这笔钱之前,许明杰显然做过功课,言语间比许多投资人尽调做得还完善。

  他需要移植的区域为两个额角+头顶部中间加密并拉低发际线小时的微创手术,自早上9点到傍晚6点,植发的医生换了2拨,共取毛囊3500个,耗时5小时,按照一单位十几元的价格,粗略估计许明杰此次植发的花费在4万元以上。麻药在植发手术里也是必不可少的,“还真有点疼。”头发移植是皮肤的浅层手术,需要局部麻醉,但不会伤及血管和神经。

  而许明杰所选择的植发方法为点状取材(FUE)需要在后枕部局部剃光头,在男性留长发的比例较少的情况,一般会选择全部剃光。

 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,虽然只是微创手术,但植发也存在着手术失败的风险。它的成功率和诸多因素有关 ——毛囊的取样手法,医生的专业程度等等。

  “毛发移植医生需要美容整形外科和显微外科的经验,目前为止,从事毛发移植的大概有几千人,有能力做手术的1/10都不到。”中德毛发移植整形医院院长徐霞对36氪说,“不少植发机构拿人们的头做试验田,取出来的毛囊由于取样的手法问题;或是“医生”不了解毛囊的解剖层次,毛囊的存活率就不会高。

  毛囊是你身体上的不可再生资源,要小心的是它被开发过度。以徐霞曾主导的睫毛种植案例来说,一个姑娘在其他机构做完后发现睫毛数量不对等,徐霞掀起姑娘后枕部一检查,姑娘被挖了2000多个毛囊,但左右眼分别只种植了48与47根睫毛,实际毛囊的利用率极低。

  “目前大肆宣传的植发无痕技术,实为点状疤痕,具体操作为点状取材。换句话说,移植几百根头发,后枕部留下几千个点状疤痕。”一般情况下,一个毛囊单位有1-4根头发,一般人有10万根头发,而毛囊单位数往往要少于头发的根数。从某种意义上来看,植发的成功率由于绰绰有余的毛囊数量而提升,但遗留的潜在问题则是,过度开采的后枕部严重影响美观性;另一方面,由于不顾及毛囊资源的浪费,只为了一次性的取材量以此获取更多的利益,对于脂溢性脱发者来说,脱发面积通常在不断增大,资源的过度浪费只会给第二次的移植带来麻烦。

  对于脱发面积大的人,如果“供材区”不够好,比如头发密度稀等,医生无法取出足够多的毛囊,第一次移植就不可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—— 若能达到50%-70%的密度就算不错。那么,针对此种情况,头发发量的合理分配就极其重要。比如,先关注头部的“门面”,保重前顶部(以刘海为中心扩散的区域)移植的密度,上顶部相对稀疏一点,后续还可进行第二次、第三次的移植。

  在继续哀嚎着生活令人头秃时,一个好消息是,医学上对于一个普通人的正常掉发量的标准为30-100根/天,季节性脱发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如果你不属于脂溢性脱发的话,当熬夜加班这些导致你短期内脱发的诱因去除后,你的脱发情况有可能很快会好起来的。

  原创文章,作者:yanyan.。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  嘿!亲爱的氪星人,欢迎登陆氪星。这段时间你是否错过了关于世界的最新动态:【社交 APP「相看」用电磁波技术线下连接异性】【走,出海再造一个“淘宝”“京东”!】【如何养成 21 世纪最有价值的技能?】...比别人更快一步看到未来,36氪的窗口一直为你敞开~